姑且此处作别 · 上

微太宰中心,CP是太中,学园pa。这种设定真的很容易ooc啊(划掉)

其实是毕业前写给宰的生贺,也是写给自己的毕业季。

结尾还在修改,所以缓缓发。


    中原中也跌跌撞撞走进小酒馆的时候刚好是傍晚。

    他西装革履,手里捧着几小把的鲜花,正是褪去了学生的稚气而还没有积起属于社会人的世俗的最好的时候。在他伴着身后夕阳暖色的光芒推开昏暗酒馆的门时,里面堆满了的喧闹似乎跟着停止了一秒——

    ——他像是也在发光。...


【太中】何谈远方

521贺,12岁的小搭档们。

作为资深单身狗我真的不懂浪漫。


    五月的天软软糯糯的,像是少年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无聊而微微鼓起的脸颊,而眼里的那份不谙世事的通透则是被忽而积起的阴翳遮去了大半。

     太宰治觉得自己是知道新搭档在自己难得带了一次钥匙主动开门还是不客气地将他昨晚放在床头的大部头丢了过来的原因的。

    早上森先生叫他去答研读兵法的成果,却被火急火燎来给中原中也请假的大姐头打断了——“中也今天的双人训练推迟到明天吧,正好也让太宰休息...

【太中】Another Liar

与之前那篇《不敢当》发生在同一个平行世界中,是太宰蹭到中也家住之前两人重逢的故事。

竟然标题拼错,偷偷改w


太宰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才会在散步途中拐进那家他明知价格并不算良心也几乎看不到什么漂亮小姐姐的居酒屋里。

    现在他坐在一群叽叽喳喳的毕业生中间堆出完美无缺的笑容,脑中却在试图拨开酒精作用下形成的迷雾,找到促使他现在接收女学生若有若无的触碰和男学生大刺刺的挑衅的罪魁祸首——哦,他怎么会忘了呢?那元凶正好端端歪在桌子的另一头。

    橘发的小人儿这会儿倚在居酒屋暖色灯光下泛黄的墙上,褪去了往...

【太中】五月の魔法

写给中原先生。

顺带贺我入坑一周年,下一年也会继续爱您。


中原中也走下飞机这天,是五月初的一个晴朗干净的日子。

距离他的28岁生日刚刚过去一周。

他上次踏上日本的土地是在两个月前。

上次喝得烂醉如泥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哪个部下送回去是在半年前。

上次使用污浊已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

而上次见到太宰治是在五个月前。

日子过去得太过自然,放在数年前他无法想象的事竟然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平淡如水地接受了。与其说是岁月的磨砺,不如说他逐渐明白,就算没有无数次买醉、就算不豁出性命一次又一次赌上异能,他也依然会是港口黑手党干部、同时会是横滨城的一个普通人。

怀着与年龄并不相符的能力与经历...

【月影】Frozen Valentine

小排球 月岛萤x影山飞雄

没错本来是情人节的安利用,然而...捂脸...


     月岛萤得知这个与往常无异的晴朗寒冷的早晨其实是情人节时有一瞬间对上学和课后训练产生了微妙的抵触心理,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母亲絮絮的叮嘱声(“萤你今年一定要对女孩子好一些我不想听到忠再说你把哪家姑娘惹哭了”)和哥哥不明所以的应援声(“萤要你加油啊,相信今年的表现会超过去年的”)中像往常一样走出了家门。

    “早上好,月。”刚出门就碰到了将往年情人节的不堪回忆透露给母亲的罪魁祸首——从小到大的玩伴山口忠。月...

书的缘分

    初读《查令十字街84号》,是在1月开往上海的动车上,彼时我考研结束并在家里闷了半个月,突然接到实习面试的通知,匆匆跳上次日的火车。站在大学结束的倒计时处,却又是比开始更为迷茫的时候,一如儿时多少次身处人群中却慌乱到不知该把眼神放到哪里,如今我连答案都懒得修改——放到书上。

    都说与一本书的缘分还在,梦想就未曾离开。这样看来坐拥书山的人比金矿矿主更为富有,那么海莲·汉芙则是在破旧的公寓里拥有全世界的征服者吧。不同于多数书虫,海莲是真正的收藏家,内容、版本、装订,有理由相信,她的藏书是经过...

久久写不出来读后感不知道是第几篇反正没几篇...希斯洛普的《岛》


  历史总是能对只能活在当下的人们产生致命的吸引力。它是教课书上的朝代更替,是摩挲着柔软的书页读到的久远的故事,是某次晚饭后的闲聊中从长辈那里听来的尘封在老房子里的记忆碎片……我们对于自己乃至家族的过去长久地保持着孩童般的好奇心,并将其影射到父母不经意的只言片语和书架最上层的那本旧相册上。

  然而,生活在数十年甚至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定是无法理解在那些相对封闭的日子里有着怎样的感动与苦痛。但不知是出于好奇心还是时间中沉积的某种维系使我们在站在无数次想象过的先人生活的土地上时,会有一...

银河铁道之夜

    可以说在读大学之前我对日本的文学作品是有某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偏见的。也许是儿时对床头母亲的那本《源氏物语》先是好奇而后又因其晦涩而产生的反感吧。日本的文豪们,特别是我个人经历中耳闻较多的几位先生,总给我以用语艰深、眼光灰暗的印象。

    说来有趣,我其实多少是偏爱致郁作品的,然而对于颓废的世界观,我不能也不愿去细细品味。

    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作为一部没有陈列在儿时书架上的童话作品,硬要说的话算得上是“耳目一新”了。...


双黑-不敢当

文野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年前练习看表情包说话的产物,是哪一套表情应该显而易见吧(摊手)

Happy Valentine哟~


    中原中也停在自家门前时还在想,也许下个月家里那个大件垃圾就能付得起房租搬出去了,他说不定不久就能在回家时看到暖黄色的灯光、听到一句甜甜的“欢迎回来”了。明明公司合适的女同事有不少,可不知为何,就算只是随意聊起家庭情况他就莫名心虚。

    而现在,他漫不经心将钥匙插入锁孔时,就差不多看到房间里的冰冷与昏暗了——房门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随后展现在中原中也面前的是——...

婚礼娃娃与人偶师

赶在情人节还是把这篇搞出来了,梗自梦百“人偶师与婚礼娃娃最后会在一起”。

文野森鸥外x爱丽丝   幼女真好(划掉),私心首领与爱丽丝之间的另一种相处模式。

GR新专循环中,BGM随便挑~

Happy Valentine~


     “林太郎,我想吃芝士蛋糕!”金发红裙的少女盯着面前的杯式蛋糕不带犹豫地开口了。

       被称作“林太郎”的是带着明显与慈父无关的笑容的黑发中年男人。“小爱丽丝,我要向你道歉!今天我回总部之前太忙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