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を止めて

去年赤司司sama生日时发在banciyuan的,今年只能来炒冷饭(被打)

要说为什么因为我爬墙了啊(再度被打)其实是毕业狗的心酸啊......

还有四天考试,只求赤司巨巨能给我力量了(摊手)

算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但自己读起来都觉得只有一半,如果明年能够不失学一定把后半补上!——flag迎风飘扬ing

HB to 征十郎~~


  帝光中学校,又是一年堆积着白色与灰色的冬天。

  “早上好,绿间前辈。”绿间走进教学楼的时候时间还早,迎面遇到了篮球部的后辈。

  “早上好。”绿间一边拖着今天份的幸运物——棒球棒一边应了一声。说起来虽然他们三年级已经不再组织晨练了,低年级的队员们一直都是要早早到体育馆集合的。

  “呼——”不出所料,教室里空空的,是和平日里那些吵吵闹闹的家伙存在时迥然相异的氛围。

  绿间走向自己座位,看到后桌上摊着的不得不打上马赛克的杂志,皱了皱眉,同时在内心又咒骂了一次青峰,自己也是孽缘才会和这家伙连续三年同班吧。

  距离毕业的时日所剩无几,然而这所帝光中学里的时间却像是悄悄地慢了下来,像是即将入海的河流,之前的兴奋也罢痛苦也好全部淹没在了早已流逝的日子里,现在则更多的是一种每个人都接纳了一切的平和感。

  “我高中就会回京都了。”猛然想到那天部活室里赤司从棋盘上抬起头这样说道,然后自己就在十步之内输掉了——赤司难得主动提出下一盘棋,本想把这盘棋拖得久一些的。

  不管怎么说,昨晚还是下定决心闭上眼睛在几个小时前就已编辑好的“明天一起下棋吧,这次我绝对会赢你的”的邮件上方按下了发送键,对方也已用“好的,老时间”回复了自己。照例说人事已尽,可是绿间还是不安地起了个大早——毕竟要应付这个人只是尽人事还是不够的。

  在这种呼出气来都会结成冰的早上,之前也已经确认过篮球部没有让队长出面组织训练的任何消息,可是千算万算绿间依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通往特殊教室的走廊上遇见他在今天早上最不想遇见的人。

  “早上好,真太郎。真早啊。”

  “赤司,早上好。”要镇静,绿间的心悬了起来。

  赤司赤色与金色的双眸直直看了过来,“真太郎这就要去为今天的生物课做准备了吗?”

  嘛,他要真是误解了也不坏,这样想着绿间回到:“嗯,是啊。”

  哎?哪里不对吗?赤司突然就凑上前来,绿间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真太郎还真是不会撒谎呢。”

  “你......”一种在遇到这个人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心虚感浮了上来。

  “你去做什么并不重要,只是觉得真太郎如果还不知道本周的实验课全部取消了的话不太好。”赤司偏过头去,并不等绿间作出回答就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去。

  绿间皱了皱眉,并不是因为自己完全掉进了赤司的圈套里,而是为了第二人格出现后的赤司偶尔表现出的不自然之处。

  不再一起在部活室里讨论训练计划,不再每天傍晚时分一起下棋,回家的路上也不再结伴而行......明明已经疏远了这么多,可赤司有时对他的态度里却找不到距离感——即使说话的机会已经少到了每天自主练习时都能迅速在脑内过一遍,但时不时地,绿间会有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错觉。

  “赤司!”深吸一口气,还是出声叫住了他。

  “如果真太郎是想说进路的事情的话,已经没这个必要了。‘东之王者’...对吧?”

  绿间没有回头看赤司,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也没有回头,“今天下棋,可以换个教室吗?那个,听说部活教室需要修理什么的。”

  沉默。

  想要拆穿自己的借口对他来说一定是轻而易举,但不知为何,绿间觉得今天的赤司并不会这么做。

  “我知道了。那就真太郎你再去找个合适的教室吧。”

 

  放学后。

  此时绿间坐在音乐教室的窗边,一边想着“就这样邀请他来音乐教室会不会太过明显了”,同时又反驳自己“没事之前除了部活室也经常在这里下棋的”,以至于教室的门被推开时他几乎跳了起来。

  “真太郎?”赤司微微蹙眉。

  “今天我绝对会赢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绿间赶忙搬出了一如既往的台词。

  “你真以为凭你这句话就能违逆我吗?看来我还没教会你认清现实啊。”

  还好,一切如常。绿间死死盯着棋盘,而对面的人则双手抱臂看看自己又看看窗外——去年今日,似乎是一样的场景呢。想到这儿,绿间的唇角抽动了一下。

  “真太郎不够认真啊,没有准备好就敢来挑战我了吗?”

  “胜负未分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准备好了。”用眼角的余光确认了一下幸运物正好端端地立在墙边,当然,这个小动作也逃不过赤司的眼睛。

  “但是很遗憾我已经看到你将会在十步之内输掉。且不论你是不是准备好了,只要输掉的话别的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吧。”

  绿间抿紧嘴唇拼命将注意力拉回棋局。

  “巨蟹座今天的幸运物是棒球棒,而射手座的幸运物是‘约定’,对吧?从运势上来看真太郎倒是准备完全啊。”

  “我绝不会做这种事!”绿间猛地抬起头来,“在运势上占优势什么的我想都没有想过!”趁赤司还没有开口反驳,绿间不顾一切地说了下去,“你的幸运物我也有好好帮你准备!即便如此我也会赢过你的,赤司。”

  “话是这么说,真太郎。这样一来你五步以内就会认输了。”对面的人眯起眼睛扫视了一下棋盘,这么说道。

  “我输了。”三分钟之后绿间依然死死盯着棋盘说道。

  “行,那今天就到这儿吧。”赤司站起身来。

  就是这个时候了,绿间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好好说出来——“赤司,那个,我要把你今天的幸运物给你。”不对,这不是自己该说的话,可是不知为何,自己说出的确实是这句话。

  “幸运物?”

  “总之你先坐下等一下。”

  “就算没有幸运物我也是不会输的,这样费心完全没有必要啊,真太郎。”对方完全不买账。

  “赤司!”

  啊,那种眼神又出现了,对现在的赤司用命令的语气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一点绿间还是很清楚的。

  “既然是约定,我觉得还是遵守比较好,所以就当是我的请求......”

  “真太郎,你是在坚持要遵守一个我都不记得的‘约定’。”

  “我记得就好。”

  “好吧好吧。”似乎是被那对翠色眸子中的认真说服了,赤司坐了下来,“所以真太郎是想让我听一下你的练习曲?”

  已经在钢琴前坐下来的绿间并没有回话——

 

  “绿间的音乐真的是会让人感动的那种啊。”

  “说什么胡话,怎么看都是赤司你更精通吧。”

  “我说的是‘感动’啊。乐曲是可以传递很多东西的。能感觉到绿间你是把感情放在弹奏中的,音乐并不仅仅是用流畅度和力度这一类的指标衡量的吧。”

  “竟然说指标......”

  “对了,绿间你自己写过曲子吗?”

  “怎么突然又想到这个?”

  “只是觉得好奇,绿间你会写出什么样的曲子。”

  “喂,我可没说我会写。”

  “那就试试看吧,我会很期待。”

  “赤司!别随便就做决定。”

  “就当是我的一个愿望,绿间你替我实现,不是挺好的?”

  “哈?开玩笑的话就算了。”

  “应该有百分之八十都是认真的,此外我很好奇是百分之百。”

  “咳,但是真让我写一时也想不出来什么......”

  “那绿间觉得需要多久?”

  “一年。”

  “噗,一年也太久了吧。”

  “不许笑!正好可以在毕业前......”

  “那就作为一年后我的生日礼物怎么样?”

  “喂,说了不要擅自决定。再说谁要送你......”

 

  赤司,说什么你已经不记得了,怎么听都像你那时的玩笑话。

  赤司,我知道你觉得拿我开玩笑很有趣,总是逼我说出我本不想说的话。

  赤司,约好的事我就一定会遵守,曲子的事情也是,击败你的事情也是。

  绿间停止了演奏。

  音乐教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昏暗阴沉的天空透进来的一丝冰冷的光芒。

  真的能传达到吗?绿间这样想着。为了以防万一,就今天一天的话,说出来也没问题的吧。

  “生日快乐,赤司。”他对着琴键这样说道。

  “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是你写的?”赤司看着钢琴前那个坐得直直的身影,“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个‘约定’。”

  “我说到就会做到的。”依然背对着赤司的绿间喃喃道。

  “是啊,这是真太郎你的优点。另一个我,说不定会很高兴的吧,你能这样为他庆祝。”

  “说什么胡话!”绿间转过身来,“我的曲子是写给赤司你的,生日祝福也是给赤司你的!”翠色的双眸中像是燃起了火焰,迟迟说不出口的话脱口而出。

  对方带着半是欣赏的表情直视过来,“说起来,真太郎的这首曲子还是只写了一半啊。”

  “另一半,自然要留到我赢你之后。”啊,又把脸转过去了。

  “那还真是可惜,我可能听不到这首曲子的后半了。”

  “你很快就会听到的!”

  “是么,那还真是期待呢。”

  雪,静静地落了下来——

 

  乐曲是可以传递很多东西的。

  有无数的话语现在无法传达,但那些全部都是给你一个人的。

  生日快乐,赤司。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