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一下寒假里看完的第一本书《摆渡人》

看书速度远大于码字速度,我又有什么办法


  这是一个关于如何起死回生的故事,而且还附带一个异世界的男朋友。

  然而《摆渡人》并不是一个轻松愉快的冒险故事。因为作为女主角也是作为死者的迪伦普通得像每一个十几岁的姑娘。

  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值得抱怨的地方总是能够讲上个几天几夜,我们也愿意相信抱怨可以使自己的处境变好一些,可那个能够抱怨的对象却迟迟没有出现。

  迪伦的处境就是这样:出身于单亲家庭,唯一的朋友也不在身边——“孤独”这个词总是显得太过老成,然而我们又太过年轻以至于无法为这种若隐若无的情绪找到更合适的名字。

  然而即便“孤独”,饶是哪个年轻的灵魂也无法将死亡纳入抱怨的内容。更何况死亡在她将要见到早已记不清样貌的父亲的路上。

 

  《摆渡人》构造的死后世界好比是一段回家的路。摆渡人们带着脱离了身体的灵魂穿过荒原,保护他们不被魔鬼抓去,直到荒原的分界线前——在这里,灵魂与自己的摆渡人分别,跨过分界线,就“到家”了——灵魂们永恒的家,与故人重逢,等待还逗留在人间的家人朋友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越过分界线。

  摆渡人就是这么一种存在,即是灵魂们唯一可依靠的保护者,也担负着将死亡告知每个人的使命。他们了解死者的一切,会变成让灵魂怀有好感的形象,并在恶魔面前豁出性命保护灵魂。

   初见之时,崔斯坦就是这么一个敬业的摆渡人。为了博取迪伦的信任,他从外貌到名字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为了避免迪伦在得知自己死讯后的哭哭啼啼,他只顾着催着她赶路,却并不解释什么,就像之前无数次的“摆渡”一样。

   然而这次的灵魂和之前不太一样。迪伦的好奇心并没有在崔斯坦的沉默前退步,她很快知道了自己的死,知道了魔鬼与摆渡人。也许正是这时迪伦表现出的不同寻常之处让崔斯坦产生了兴趣:迪伦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死讯而陷入自我中心的漩涡,而是崔斯坦和之前引领的所有灵魂的故事保有极大的好奇。

   死后在由自己的内心构造出的荒原上一边躲避恶魔一边前行本是相当玄幻的事情,然而迪伦和崔斯坦的旅行也是一场感情慢慢发芽开花的旅程。迪伦渐渐开始替崔斯坦无法反抗的使命鸣不平,崔斯坦则在迪伦的影响下在自己的心意与他们早已写定的结局之间迷惘。

   两人各怀心事的行程细腻如青春里每一次蓦然加速的心跳,而配上死后世界的大背景又让人微感苦涩。

   她问他遇到的最难缠的灵魂是哪个,他笑着答就是你啊。

   她向他请求和自己一起跨过分界线,他说为了你我愿意。

    所以当迪伦丝毫不知晓分界线前的是崔斯坦打定主意的道别之吻,跨过分界线,发现面前仍然是荒原、身后却没了心爱之人时,即使作者在此戛然而止,我依然觉得这是一场足够美丽的爱情。

   所谓孤独,所谓使命,不过是遇到对的那个人之前借口一般的牵绊,对依然停留在荒原上的迪伦,对不再为下一份工作改变自己的崔斯坦,都是如此。

   有时会想,即使迪伦和崔斯坦都回到了人间,总有一天他们会不得不先后再次走上那片荒原。但也愿意相信就算到了那一天,跨过分界线,他们看到的一定是同样的归宿。

   在最初读到迪伦从发生事故的隧道中走出,见到荒原上的崔斯坦时,我还颇为疑惑作者设计的火车事故这一情节。然而在结尾处重回人间的迪伦被抬出隧道,再次见到坐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崔斯坦时,无心也罢有意也好,不免让人觉得这段隧道才是迪伦“回家”前的一段路。两人初见前,迪伦独自走过这段前途未卜的路;再次穿出隧道时,她将要迎接的是与崔斯坦的新生活。

  “我在这里”,无论何时都是一句很美的情话,在生死面前尤是。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