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娃娃与人偶师

赶在情人节还是把这篇搞出来了,梗自梦百“人偶师与婚礼娃娃最后会在一起”。

文野森鸥外x爱丽丝   幼女真好(划掉),私心首领与爱丽丝之间的另一种相处模式。

GR新专循环中,BGM随便挑~

Happy Valentine~


     “林太郎,我想吃芝士蛋糕!”金发红裙的少女盯着面前的杯式蛋糕不带犹豫地开口了。

       被称作“林太郎”的是带着明显与慈父无关的笑容的黑发中年男人。“小爱丽丝,我要向你道歉!今天我回总部之前太忙了抽不开身去,又担心部下挑的蛋糕不合你的口味……”他的声音渐渐低下,脸上的笑容却不见隐去半分。

     “但是却有时间挑今天份的礼服吗?”爱丽丝不依不饶,嘴角染上的却是与对面的黑手党首领如出一辙的笑容。

     “啊这件吗?这个月有部下要举行婚礼,就让他多订做了一件花童的小礼服,今天刚好送来而已。”

       视线终于离开了蛋糕的爱丽丝顿了一下,随后难得对自家“监护人”带回来的衣服表现出了兴趣,嚷嚷着“林太郎,我要看看这件礼服!”便从哥特式天鹅绒座椅上跳了下来。

      “哦,爱丽丝!你想试试看吗?”比少女还要兴奋的是已经从盒子中取出礼服的黑发男人,兴许是感动于今天竟然发生了爱丽丝为了衣服忘记甜食的奇迹,他举起小礼服在少女身前比划了一下,“我知道一定会很合适的。”

       爱丽丝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挑剔眼光上下审视着这件布满蕾丝和蝴蝶结的雪白礼裙,在松松扎起的腰带处稍微多留连了一会儿。再次看向掩饰不住期待之情的男人时,糯软的脸蛋上绽开的已是完全不同意味的笑容,“既然林太郎这么想看的话。”

 

      即便是房间尽头就是更衣室的设计,换上层层绢纱的礼服,少女还是悄悄掀起幕帘的一角,朝外张望着——更衣室外坐着的人,正耐心等着她换上纯白无暇的长裙,如同偷偷互相期待着的新人们那样,现在只肖走出这藏着少女心事的房间,便可收获一句毫无保留的赞美。

      戴着白色丝质手套的双手轻轻提起裙摆,爱丽丝骄傲地迈着步子走出更衣室——这厢森鸥外脱下了平时处理公务也穿着的白色长衫,只穿着熨得服帖的硬领衬衫——爱丽丝悄悄抿了下嘴唇,虽然不曾也永远不会说出口,她是喜欢看到自家监护人摆出这等闲适放松的姿态的,正如她喜欢他在组织内外是出了名的萝莉控实际上不过是个爱丽丝控。

     “爱丽丝!”男人两步迈到伸出一只纤纤小手的女孩面前,小心翼翼牵起,“比我想象的还要适合哦。”

      我也喜欢他这种全世界只看着我一般的眼神。爱丽丝的内心这么想着,然而冲到嘴边的却是:“林太郎眼中的‘适合我’真是…啧啧啧。”

      “是真的啊爱丽丝,就像婚礼娃娃一样!”森鸥外此时俨然已开启了另一个开关,“啊,爱丽丝你连嫌弃的表情都这么可爱!”

      爱丽丝歪歪头,“林太郎,我也想去参加婚礼啊。”

      “啊?”已经蹲在爱丽丝面前的森鸥外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又丢给了小姑娘。

     “红叶说过,虽说婚礼多半是展现给世人看的,但誓言是说给那个特定的人听的。”

    “哎~红叶君这么说过啊。”森鸥外心不在焉地为爱丽丝戴上白色风信子织成的花冠。

    “林太郎。”混杂着撒娇与嗔怒的声音蓦地贴近了森鸥外的耳畔——回过神来的男人抬起头,将自家姑娘平日里罕见的认真表情看在眼里,将透过丝绸手套传出的细微颤动握在手心。

    “如果林太郎是人偶师,而我是婚礼娃娃,”爱丽丝露出这一晚最甜美的笑容,从灵动的双眸中溢出的则是不可思议的魅惑,“我愿意的。”

     黑发男人空闲的指尖摩挲过少女脸侧垂下的卷发,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揉进了带着丝丝甜香的空气中。

 

 

*白色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