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不敢当

文野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年前练习看表情包说话的产物,是哪一套表情应该显而易见吧(摊手)

Happy Valentine哟~


    中原中也停在自家门前时还在想,也许下个月家里那个大件垃圾就能付得起房租搬出去了,他说不定不久就能在回家时看到暖黄色的灯光、听到一句甜甜的“欢迎回来”了。明明公司合适的女同事有不少,可不知为何,就算只是随意聊起家庭情况他就莫名心虚。

    而现在,他漫不经心将钥匙插入锁孔时,就差不多看到房间里的冰冷与昏暗了——房门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随后展现在中原中也面前的是——

    暖黄色的灯光,嗯。

    “啊,中也,欢迎回来。”嗯?

    中原中也的同居人太宰治正站在家中仅有的品相良好、会随使用者的重心自动调整顺便发出吱呀声附和上面的咒骂声的四角凳上,手上揪着的赫然是昨晚太宰治为擅自使用厨房而请罪时向中原中也要来的“三尺白绫”。

    一瞬间在中原中也心中升腾起的感动倏地被一种名为“冷漠”的情绪替代。

    “太宰你个混蛋工作找到了吗!上个月的账单还了吗!昨天的碗洗了吗!”希望破灭感让中原中也扔开公文包仰着头指着那个以自杀为生的同居人就开始发射感叹号。

    “中也,这个世界上能让人留念的东西真是一个都不存在啊。”凳子上的大个子低下头来,看进中原中也海蓝色的双眸中,发出了不明所以的轻笑,接着又抬头抚摸着悬挂着的白布,“而且中也你也是急着找媳妇儿不想要我了吧。”

    中原中也眉间一紧。

    打小就被迫给这个整天喊着自杀却有一把鬼点子替自己开脱的竹马竹马背锅就罢了,大学毕业后这人又像是甩不掉的橡皮糖粘在自己的生活里也暂且不提,太宰治这个人最可恨的地方莫过于他一眼就把中原中也从里到外看了个通通透透,有时候连反驳的时机都找不到。

    “对啊那你就赶紧去死吧死青鲭!”中原中也没好气地一脚踹在四角凳上,不敢在和上面站着的人有更多的眼神接触,转身几步跨进了卧室,留下的是身后四角凳完成使命寿终正寝的咣当声。

    中原中也从凌乱的床上翻出家居服并摊开的片刻,他还能听到太宰治的几声惊呼和什么东西剧烈晃动的声音,然而这些多少习以为常的声音却蓦地停了下来,像是什么人把音效果断地关上了。

    只停顿了一瞬,中原中也猛吸一口气,回身抓住了门把手——这回,迎接他的是一阵惊天巨响和坐在地上手中依然抓着白布的太宰治。

    早已顾不上地上散落的木板和沦为一堆玻璃残片的吊灯,中原中也一把抄起太宰治半拖半拽把他带到了沙发上:“有没有哪里流血?”

    这会儿太宰治已经乖巧了不少,坐在沙发上眨巴着桃花眼任由中原中也揪着他缠满绷带的脖子给他做检查。

    终是放下心来的中原中也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沉默不语地盯着对面那张可以用上所有褒义形容词可唯有他中原中也想一巴掌糊上去的俊脸。

    “吊灯我会想办法赔的。”可能是担心面前的小个子一时想不开手指一紧重新送自己上黄泉路,太宰治难得小心翼翼地说话,似乎下一秒就会咬到自己的舌头。

    中原中也响亮地啧了一声,这才放开手,手指滑下又拈起将一缕略长的蜜色发丝捎到耳后。

    太宰治的眼神紧紧跟着指尖的小动作在空中画了道弧线,突然说道:“中也,田中小姐和你不合适。她在你面前的样子是装出来吸引你的。”

    中原中也一怔,随后了然起身去收拾残局,“有你这个祸害在,我和谁都不会合适的。”

    “不敢当,不敢当。”太宰治夸张地摆摆手,也一跃而起跟了上去。



end.


评论

热度(11)

  1. 露茶YUKI_moment r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