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Frozen Valentine

小排球 月岛萤x影山飞雄

没错本来是情人节的安利用,然而...捂脸...


     月岛萤得知这个与往常无异的晴朗寒冷的早晨其实是情人节时有一瞬间对上学和课后训练产生了微妙的抵触心理,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母亲絮絮的叮嘱声(“萤你今年一定要对女孩子好一些我不想听到忠再说你把哪家姑娘惹哭了”)和哥哥不明所以的应援声(“萤要你加油啊,相信今年的表现会超过去年的”)中像往常一样走出了家门。

    “早上好,月。”刚出门就碰到了将往年情人节的不堪回忆透露给母亲的罪魁祸首——从小到大的玩伴山口忠。月岛也一如往常问了好,将一瞬而过的一点心思藏在了推眼镜的小动作里。

    “月昨天让我传达的话我已经告诉日向了。”踏上去学校的路,山口先开口了:“日向看起来很激动但我觉得他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一个八卦消息来听。”

    这会儿月岛正把半张脸连同听到这一消息的情绪都埋在了米色的围巾里,没有应声。

    “而且影山他除了排球基本什么也不考虑,就算日向真的将消息传递给他,他真的能明白月的意思吗?”

    “那我就愿赌服输啊。”月岛打断看起来比自己要紧张数十倍的山口,指尖微微向下扯着围巾边缘毛茸茸的部分,呼出的白气氲在嘴角。真的一切如常,就好像拿进入乌野的第一个情人节作赌的不是自己一样。

 

    二月中旬,宫城县远没能走出冬天。

    然而毋庸置疑,对于高中的女孩子们来说,情人节这个“火热”的节日完全不是由室外温度决定的。

    前几日的雪还没有化,独自捱过清冷的冬夜后都变成了晶莹的颜色。来上学的少男少女们只得小心翼翼地走,有的人揣着甜丝丝的巧克力,有的则藏着沉甸甸的那个人。

    踏进校门的月岛和山口远远看见了影山和日向。这个组合无论是球场上还是学校里从来就不老实,大老远就看着他们又跑又掐。

    “大早上的还是关系这么好啊,”听到身后的声音,月岛转过头去,是元气程度丝毫不输远处那个橘发后辈的西谷夕。

    “早上好,西谷前辈。”

    “早上好啊!”听到有人叫自己“前辈”,西谷的眼睛像猫一样眯了起来,“感觉影山今天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啊,是因为情人节嘛?对了我今天一定会收到洁子的巧克力,你们也要加油啊!”

    “那我就姑且祝福前辈了。”月岛做出憋笑的表情。

    一切如常,眼中的每一份风景都是。

 

    然而月岛萤在走进教室之前还是撞到了隔壁班的影山飞雄。

    有这么一刹那他觉得自己脸上“一切如常”的表情要保持不住了,只得抽了抽嘴角,道一句早安。

    而不知道刚与日向吵了什么的影山则臭着脸,一时没有说话。当年“王者”的戾气似是回到了他的身上,使他整个人散发出不属于高中生的压迫感。

    “月岛君。”眼看着沉默要蔓延开来,两人身后传来了女孩子的声音,影山断然把眼神扭了过去,就像球场上有时两人关于拦网的计划不同而不得不听从月岛时那样。

    月岛也无数次在拿下那一分后嘲笑过影山那种“别扭”的表情,但明显这一次不是时候。他颓然应了走来的女生,问她能不能两个人走远点说。

    然而下一秒有个人拽住了他校服的衣领——月岛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训练场上不定时炸弹学校生活中却相对内敛的王者大人,内心则嗤笑着近十厘米的身高差所带来的诡异角度,让他很想摸摸这只炸毛大型犬的头。

    影山则对此刻月岛的内心活动全然不知,一心要宣泄自己的不满,可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他该怎么说?日向不会说假话,但自己似乎也没什么权利干涉队友在情人节接受女孩子的巧克力。揪住衣领的手渐渐松了下来。

    “你还真是随便啊。”他最后只能丢下这么一句话,撇着嘴向教室走去。

    月岛整了整变得乱糟糟的衣领,一边觉得影山压制自己怒气的样子着实好笑。但他还是拒绝了那位除了姓氏他都一无所知的女孩的巧克力。

    然而以这一次小小的意外为分界点,月岛萤一如往常的一天开始向异常偏离。

 

    异变的第一个征兆开始于第一节课后。

    下课铃余音还在灰色笼罩的天空下没能散去,“月岛君”的连环呼唤就从国文老师的身影刚刚消失的门口传来。月岛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个从眉眼到肢体动作都散发出“兴奋”气息的橘发小个子,站在门边的则是一节课之前还揪着自己的领子欲言又止的王者大人。

    感受到自己额头上血管突突直跳,月岛边思索着自己对日向的言语威胁是在排球上还是学习上更为有效一些边在同班同学的瞩目下匆匆走到教室门口:“你们是早上吃错药了么究竟要干什么!”

    如果会被这种程度的恶语相向吓到,日向翔阳也不会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成为县内外高中排球队的知名人物了。还没等月岛明白过来日向冲口而出的那句“影山刚才上课给我邮件让我……”就看到影山气势汹汹地一把捂住了日向的嘴。

    “影山你是不是少了句‘呆子’。”内心的吐槽脱口而出,月岛接收着突然停下动作与挣扎的笨蛋二人组齐齐投过来的视线,突然语塞。

 

    “所以,上一个课间你们是来搞笑的吗?”一节课之后,月岛倚在门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站在他面前向日向使眼色的影山则要表情更臭一些,“刚刚的数学课上,日向有道题目没有听懂。那个…菅原前辈说了,平时多注意点就不用考试前补习了。”

    月岛扫过日向手中的英文书和影山狠狠踩向日向的脚,着实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就算这么急着过来,课间时间也不够你们这种脑袋弄懂一道数学题的吧。”

    “那就午休吧!”影山急急冲出这么一句。

    嘲弄的话到了嘴边突然不忍心张口,而就这样保持沉默似乎又与节日里走廊上充斥着的小心翼翼的期待格格不入。月岛怔怔对着影山往常无时不再宣示着“除了排球别来和我说话”的面部肌肉堆积与眼底的神色织出的细微火花。

    如果说自己的战术是精妙的时机与陷阱,他一直觉得,与从一张白纸起步的日向不同,影山一定是凭借全面的技术站在赛场上的。在见证影山数不清的精准判断又无数次吐槽“你们究竟有没有用脑子打球”之后,月岛下了结论:是本能吧。赛场上的影山定是凭着直觉行动的野兽般的存在。

    为什么能保持如此之高的热情呢?这个问题月岛在心里辗转过很多次,却只问过那么一次。

面前的黑发少年并没有看过来,汗珠描摹着侧脸的轮廓,但仍能看清他微微眯起的眼中热切燃起的火焰。

“就算是你,也不想输吧。”

果然已经偏离了“往常”啊,月岛这么想着,应了一声。

 

    深以为自己可以在午休之前充分考虑一下事件进度的月岛显然低估了有自己引发的“异常”的威力——午休前的每一个课间他都处在日向和影山的持续骚扰中,虽说这并没有影响他总能在那两人与铃声赛跑的时间差里零零散散地收到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时钟溜溜达达转到午休,月岛已不需要抬头确认门口的没头脑与不高兴组合了。他拍了拍前座山口的肩:“要一起去吃午饭吗?”

    “今天的影山还真是很辛苦了。”起身跟上的山口忠依旧笑得腼腆。

    “哎?辛苦的不应该是我吗?”日向似是立刻捕捉到了教室里两人的对话,“明明我的教室离得比较远啊。影山你今天要请我吃最贵的面包。”

    “住嘴呆子。”影山没好气地回他,“难道你数学课真的听懂了?”

    “这个……倒是没有。”

    从校舍走到食堂并不远,却被近乎冻住的空气无情拉长。远离温暖教室的庇护,月岛觉得自己的力气和注意力都被一并冻在了这似乎违背常识而愈发冰冷的正午时分,除去身体正在加速的产热机能,他仅有余裕操纵双腿跟上另外三人,外加不时瞥一眼不知为何又火急火燎进入半个战斗状态的影山。

    这种状态毫无疑问延续到了经历小卖部的大战回到校舍之后,四人在上楼时撞到了田中前辈(“哦!看到后辈们这么和谐前辈真开心啊!”),最终决定在日向的班级旁享用午餐。

    “月岛君。”还没等月岛从日向和影山以装着面包的手提袋为舞台的混战中找到自己想吃的那个,就再次听到有人这么叫了。

    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看到那个双手背在身后的女孩子时,月岛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时间四个人都停了下来,日向举着一个菠萝面包,呆呆地打量着走来的女生,而影山和山口则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自己——月岛有些难堪。

    阴沉的天空随时都会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飘下来一样,让人心生期待。月岛忽的觉得自己是无法承受这期待了。一边是女孩子不能怠慢的心意,他不知如何应对;另一边是念想了很久的人复杂的眼神,他不知如何解读。

 

    最后还是来到稍微偏僻的楼梯间了,月岛强迫自己不去注意一路走来时接收到的目光,结果却是把走在前面的女孩子局促不安的样子悉数收入眼底。

    说来自己好像一直都太过被动了。把学习和排球当做义务,将哥哥的心情丢在一边,无视来自队友甚至对手的关心,善意连同心意,都被隔绝在名为“被动”的这层自我保护外了。

    啊,开始说话了。月岛的思绪却微微抽离了,不由得责怪自己太过失礼,但如果一个字一个字听进去,又该怎么答复这份他明明无法用同等的认真回应的心意呢?

    他听到自己开始回答了。

    女孩子欠身说着“谢谢”,然后消失在向上延伸的台阶上。

    抬起右手,他不知道手心这份精心包装的巧克力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不过现在的他,应该是与她同样,局促地揣着一份无果的心情吧。

    “所以说你这人真是随便。”恶狠狠的声音从楼梯下方传来。

    “哦?看来王者大人跑来偷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行动咯?”月岛侧过身将巧克力换到左手上,对上眉头紧锁的影山。他现在很想确认下自己嘴角的笑容是不是平时调侃时被称为“恶质”的那种。

    “还真是收到不少巧克力啊。”对方的气势突然灭了一半。

    “王者大人呢?除了清水前辈和谷地,还会收到别的巧克力吗?”

    “要你管!”啊,有要炸毛的趋势。

    “嘛,我也就随便问问。”

    “反正你随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是不是该辩解点什么,就这样被干脆地指责了。

    “什么今天收到告白就接受,这样的赌约,太随便了吧。”

    “这不叫随便吧,硬要说的话蓄谋已久才更合适些。”

    “啊?还有刚才,也是随便就违背赌约了吧。”

    “哈?难道你希望我遵守吗?”

    “我……”

   月岛萤斜着眼睛看向涨红着脸的王者大人——即便作为二传手的影山飞雄是凭借十分的努力和十分的本能而变得强大,那么眼前这个死死盯着台阶就是不愿意抬头看自己的影山飞雄,定是用百分之百的本能在行动吧。

    “我应该没有你想的这么随便。赌约什么的都是玩笑。”月岛似乎也找到了台阶的迷人之处,咬着牙根开始解释。

    “那上次……”

    “上次不是!”

    两人的视线从地面上的同一点开始上移,在空中某个他们追寻了很久的点上相遇了。

    “如果是那一次的话,那可能是我最认真的一次。”月岛伸出手去企图抚平影山紧锁的眉间,“让它变得这么像一个玩笑,抱歉了。”

    “所以我说你的认真也太随便了。”影山的眼神游移了,却没有避开月岛伸过来的指尖。

    “所以说,”另一只抓着巧克力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我不知道你所谓的‘认真’是怎样的。但是在你眼中随便的那些事,上一次的‘喜欢你’,这一次的玩笑赌约,全部是为了能让你的眼睛多注视我一些而已。这就是我能做到的认真了。”

    “你……”如同世间那烂俗罗曼史般喜闻乐见的,听到这席话的王者大人只肖一瞬就把目光又锁定在了台阶上,支吾道:“果然还是太随便了。”

    月岛伸出的右手却确实地被眼前人抓在了手心。

    月岛笑了起来——至少现在他可以肯定自己的笑容与往常别无二致了。他所熟悉的日常里,似乎从最开始就该站着这么一个理亏时会狠狠地瞪着脚下也会毫不迟疑地抬头反驳的少年,而自己,无论何时都想看到那黑檀般的眼底不曾熄灭的火光。

    “毕竟就算是我,也不想输啊。”


Fin.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