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Another Liar

与之前那篇《不敢当》发生在同一个平行世界中,是太宰蹭到中也家住之前两人重逢的故事。

竟然标题拼错,偷偷改w


太宰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进水才会在散步途中拐进那家他明知价格并不算良心也几乎看不到什么漂亮小姐姐的居酒屋里。

    现在他坐在一群叽叽喳喳的毕业生中间堆出完美无缺的笑容,脑中却在试图拨开酒精作用下形成的迷雾,找到促使他现在接收女学生若有若无的触碰和男学生大刺刺的挑衅的罪魁祸首——哦,他怎么会忘了呢?那元凶正好端端歪在桌子的另一头。

    橘发的小人儿这会儿倚在居酒屋暖色灯光下泛黄的墙上,褪去了往日凶巴巴的表情,整个人已经融入到这喧闹到有些燥热的环境中去了。

    委婉地拒绝左手边递上来的酒杯,太宰的眼神不受控制地转到了朝他眯着眼的中原中也身上:这小个子毋庸置疑是醉了的,否则他不会摆出这旁观者般的态度。这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是怎么回事?即便四年未见,会让自己心烦意乱这点倒是一点没变,太宰漫不经心地想着。

    “津岛先生原来与中原君是旧识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迫使太宰拉回这么点思绪。

    就是看到那个小矮子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才参和进来这种事太丢脸了实在说不出口,太宰弯起浅色的眸子敷衍着:“本来是想和美丽的小姐们一起喝酒,没想到这般孽缘见到了一只矮蛞蝓。”见女孩子们纷纷对后半句表现出困惑,太宰赶紧又补上:“小姐们何必在意这些。”

    酒会仍在吵吵闹闹地进行着,可那个喝醉的人似乎对周围的一切全然不知。看他那懒洋洋的姿态,还让人以为这是在红酒的甜香下微醺的贵族少爷。

    太宰举着啤酒杯与女孩子们调笑的声音像是洒了厚厚一层糖霜,还未品尝的时候谈不上甜腻却会先带来浓重的满足感。而他时不时瞟向另一边的眼神则是全无刚从象牙塔走出的学子们独有的闪光,幽黑幽黑不知藏了多少过去。

    “津岛先生果然还是很在意中原君啊。”

   一边暗自感叹异性的敏锐一边装模作样呷了一口酒,把几乎未曾减少的杯子放回桌上,这才不动声色地答道:“比较在意中也的,是各位小姐们吧。”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中原君他这还是第一次在聚餐时留这么久呢。”有人突然说道。

   “对啊对啊,智子上次想要趁着气氛好表白来着,都没赶上。”

   “你在胡说什么!想要赶着喝过酒表白的明明是亚美。”

   “谁去表白不重要吧,中原君看起来根本不像会接受你们中任何一个人的样子。”

   “我不管!我只要津岛先生就可以了!”

   重新喧闹起来的氛围中,太宰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快要向桌边喝闷酒的几个男生靠拢了。此时争论的主角依旧目光涣散看着面前一桌狼藉,舌尖无意识地滑出舔舐着嘴角残留的酒渍——是时候撤退了吧,太宰这么想着,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小姐们再尽兴下去明天可就不好受了。”

   可酒会哪是这么容易一句话就结束的,哪怕说这句话的是嬉闹推让中的中心人物。在婉拒了无数次二次会的邀请并充分表达了对送醉鬼回家的不情愿之后,太宰终是拉扯着中原中也,步履浮夸地迈出居酒屋去。

   毕业季总是与盛开的樱花相伴。人们总是徒然算着樱花下落的速度,却是忘记了时间是如何在每一个四月流逝的。

   “中也,当年我们毕业的时候也到处都是樱花啊。没想到你真是完全没变,你的黑帽子配上烂大街的粉色,真是恶俗啊。”太宰边侧过身拉住歪歪斜斜就要向行道树上靠的中原,嘴里还不忘损上两句。

   “可能就是因为恶俗?我也蛮在意蛞蝓的。”想想又补上一句。

   现在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太宰伸出手将中原圈在怀里了——中原娇小的身材倒是适合这个会让路人忍不住调开眼神装作不经意地经过但还要回头再看两眼的姿势,可被圈住的一方难得配合得过了头,踉跄着就把全身重量都倚在了太宰身上。

   “还真是不客气啊。”太宰皱眉,不由分说地扯过被中原死死拽住的风衣下摆。

   这么一来一往,结局便是太宰没能抢回他的风衣,中原也没能继续把太宰当成樱花树撑着。

   太宰不得不沉痛承认自己是摊上了个大麻烦:牺牲入水的时间去嘲笑一个小矮人是值得的,但大好的晚上照顾一个醉鬼显然不符合他的美学。

   在使出十八般武艺连哄带劝、连拖带拽忙碌了好一阵子之后,太宰叹着气看着几乎摊在公园长椅上的中原,自己不满地掸了掸身上的酒气蹭着长椅的另一端坐了下来。

   “呐,修治。”身边人突然哑着嗓子开口了。

   不知是太久没说话还是酒精的作用,只是念出自己名字的一次吐息,到了太宰耳边已经妥妥成了暧昧的瘙痒。

   这四年中也真的变性感了。这本是一句调侃的话,但太宰犹豫几秒还是没能说出口,生怕谎言何时就变成了真心话。

   所幸中原这会儿也没看过来,太宰怔在中原的侧脸,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夜色中满开的樱花正幽幽散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将一丝诡异的色彩映入那海蓝色的眸子中。一阵风吹过,樱花却像是在空中停滞了,就像停留在两人之间的时间一样。

   这一定是某种巫术吧。太宰狠狠地想。

   他被蛊惑了。

   那片海蓝猝不及防地向他转了过来,其间的最后一点迷茫似乎都已消失殆尽。

   “我可没醉。”那人清晰地这么说。


Fin.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