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何谈远方

521贺,12岁的小搭档们。

作为资深单身狗我真的不懂浪漫。


    五月的天软软糯糯的,像是少年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无聊而微微鼓起的脸颊,而眼里的那份不谙世事的通透则是被忽而积起的阴翳遮去了大半。

     太宰治觉得自己是知道新搭档在自己难得带了一次钥匙主动开门还是不客气地将他昨晚放在床头的大部头丢了过来的原因的。

    早上森先生叫他去答研读兵法的成果,却被火急火燎来给中原中也请假的大姐头打断了——“中也今天的双人训练推迟到明天吧,正好也让太宰休息一下吧。”说着扫了一眼见有人来立刻乖巧地低下眸子站到一边、连存在感都被敛了些去的黑发少年。

    这晌森鸥外笑眯眯地睨了一眼自己悉心调教出来的小鬼,不急不缓地问:“中也君是身体不舒服吗?莫不是红叶君的单人训练太严格了?”

    “哪里,跟森先生比起来我绝对是个好老师吧,”尾崎红叶终是在焦虑的神色中扯出一点笑意,意有所指地看着太宰,“那孩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自己的家乡,这几个月总是瞅准时候就说想去看看。”

    “哦?中也君的话,我记得档案里写的是山口县出身?”

    “是啊。但我总不能放他一个小孩子跑过去吧。没想到今天早上拿这个跟我打了个赌,虽说中也他能这么短的时间就破解夜叉的招式很让人骄傲,但现在说赌注不算数作为监护人脸上也是实在过不去啊。”说到这儿,太宰脩然回想起了搭档每天晚上偷偷溜到训练场的身影。

    前后联系起来,头脑本就灵光到算计一群成年人都不在话下的太宰算是理清了来龙去脉。他捡起中原丢过来的书,默然放到桌上——他和某个直接趴在书桌上睡过去的家伙不一样,可是看书到很晚的,今天没有什么余力打架。

    “听说你破解了金色夜叉的招式,”犹豫再三,太宰还是无法放弃大好的揭搭档伤疤的机会,选了个褒义的角度开口了:“还挺厉害嘛。”

    那双冰蓝色眸子蓦然转了过来,平时总是明晃晃摆着臭屁与自大的脸蛋,写满了此时此刻限定的委屈,让太宰不自觉地想到了“可口”这个词——第一次听到组织里浓妆艳抹的小姐姐们用这个词来形容中也的时候,太宰还念着那个总是逞强的小孩儿到底和蟹肉罐头的相似性在哪里,原来只肖把“示弱”二字还给小孩子就找到了。

    完了完了,中也别真把自己当成倾诉对象了,太宰忙做个鬼脸,作势转身就要走。

    “要你管!”啧,还是这么凶啊。

    这脾气肯定是被大姐宠坏的。一边腹诽着,太宰抄起书本躲过另一本飞过来的书,两步迈出了房门,从半掩的门缝处还能看见那张靠窗的床上隆起的赌气的小包。

 

    “蛞蝓不会一天都缩在被子里吧?是给自己找了个壳吗?”夜幕四合,在组织里做了一天乖孩子的太宰治刚回到房间就把压抑了整天的玩心统统放出来了,坐在搭档的床边开始戳那团似是没有变化的被子。

    “要你管。”连回应都没什么变化,只是这回声音又闷又哑,残留的一丝埋怨也被轻微的哭腔冲得干干净净。

    “哪里是我要管你。你看大姐给你送了菓子,都不见你吃。”太宰说着拈起床头一只精致的团子就丢到嘴里,见中原又没了反应,含糊不清地继续揶揄:“回老家是多大点事儿啊。所以软体动物真是胆子小啊,怪不得要找个壳。”

    激将法从他俩几年前初识就百试不爽,太宰滴溜溜着眼接受那个终于一把掀开被子却依然鼓着腮帮的中原不友好的瞪视,接着咧出一个讨好般的假笑意图息事宁人:“中也,我的蟹肉罐头在你的床下面呢。”

    醒悟过来太宰为什么要“管”的中原,即使一天都没有补充能量,还是有精神跳起来捉住那纤细的缠着绷带的脖子,拳头就要下去。

    还没把团子好好咽下去的太宰这会儿已经仰面躺在被中原一天来的辗转反侧搅得乱糟糟的床上——中原的床靠窗,还是他俩刚刚搬进来的时候中原霸道地占据的,太宰向来对这种事情无所谓的,所谓争执也只是点表面功夫。其后的时间里,为了惹中原生气而赖在这张床上的时候数不胜数,可现在这个头硌在床脚的太宰突然发现了这张床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

    中原的拳头还提在空中,却也敏锐注意到太宰的眼神并没有对着自己——承受自己的拳打脚踢时太宰鸢色的眼里从来都是风起云涌盘算着什么坏点子,让明面上作为施害者一方的中原在心里不住犯嘀咕——是在看窗外的什么吗?

    这下中原更是犹豫了。难道这是太宰的新点子?自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会不会什么都没有然后就这样被暗算了吧?

    一时找到了更能让他集中精神的地方,中原也就短暂地忘却了填充小小的心灵长达数个月的烦恼,转而开始观察眼神正飘忽的坑人搭档,试图通过上上下下的打量揪出这在坏水里泡久了的青鲭下一步行动的线索。

    太宰被看得想笑,蟹肉罐头没吃到,架也没打成,小孩子的耐心被磨到几乎见底,伸手就要去揽中原。

    另一边则是无论对方有什么举动都能保持敏捷的典范。即使完全猜不透太宰的歪脑筋,中原还是凭借直觉挡下了那只向自己伸来的手。不知是吃不到螃蟹带来的焦虑,还是今天比中原多吃的两顿饭的力量,太宰使出超乎中原预期的力气将他向自己拽过来。

    只是几秒功夫中原发现自己和自己最讨厌的搭档并排躺在了小床上,身侧的窗户大开着,徐徐晚风像是终于被安抚下来的孩子,安静乖巧。

    “什么。”中原被风吹得有点舒服,还是摆出臭臭的态度没好气地说。

    “有飞机哎。”太宰还扯着身边人的手腕不愿意松开,微微用劲让他也看向窗外。

     靛色的天空中有三个规则的光点划过,眯起眼来还能隐约辨认出客机完整的轮廓,和不远处那栋公寓楼里的孩子手中举着的玩具飞机一样,对他们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可又总想感叹一句“好近啊”。

    中原默默躺着,看着光点向着不知名的远方划去,有一瞬那光点可能是停了下来,等待着他们一起奔向他念想了好久的地方——那儿是孩童在梦乡中会回到的地方。

    “我查了一下,从羽田机场到宇部机场要不了两个小时,也就是中也偷偷跑去横滨那家帽子店再回来的时间。”太宰的声音也像风那样徐徐迈过他的耳畔,他被开阔的天空和只能在想象中停留的远方吸引,并没有看过去,因而也不知道他的绷带搭档正细数他的双眸中被光点漾开的涟漪。

     直到光点驶出了那扇窗带给他们的天空,中原才怔怔坐起身来——太宰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下翻出了他的罐头,正坐在另一头细细品味着,一边还心情颇好地眯眯笑着回看中原。

    “中也的话,应该用不了这么麻烦吧。毕竟有你那蛞蝓一样的能力,应该用不上几年……”

    回应他的是一只带着重力加成的枕头和一声怒吼:“快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赶忙腾出一只手用能力缓解了枕头的冲击力,太宰从善如流地起身向自己的床边走去。刚迈出一步他就眨巴着眼睛回过头来,对着又躺下仰望天空的中原说:“中也,如果你要回山口的话,带上我一起去吧。”

    “不要。”

    半晌,才有个声音这么回答了他。

    太宰弯着嘴角走开。

    什么嘛,你眼里明明有这么好看的远方。


end.

评论

热度(21)